话说大莆田话说大莆田

你好呀!
欢迎您来我大莆田!

那些你不知道的莆田文化——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莆仙戏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日子就是村里请戏团来村里做戏,不过我当时年纪还小,对莆仙戏还没有什么准确的认识,只知道做戏时戏台那儿就会有人卖我喜欢吃的糖葫芦。

我小时候比较乖巧,只要给我买一串糖葫芦,我就会特别的安静。奶奶不让我跟着村里的小伙伴们去放鞭炮,所以我就安静的坐在板凳上,看着那些浓妆艳抹穿着戏服的大人们用我们特有的莆田方言唱着我迷迷糊糊能听懂的词儿,讲述着书本上的故事。等我大一点之后,认了字,照样是买了一串糖葫芦,或是带上一口袋的橄榄,虽然还是听不懂变了调了的方言,但我学会了看戏台左右两边的翻译板据说那不仅是给观众看的,也可以用来给戏剧演员当提词器。

学会认字之后,我就也学会了看戏,每次来的戏团带来的戏本子都是不一样的,古代玄幻,古代言情,上古神话,传统故事,人物传记,各种戏本子应有尽有。不知道是不是装扮的缘故,当喜剧演员装扮好之后站在台上演戏,我就会觉得台上与台下就是两个世界,是戏中与戏外。至于能不能将台下的观众带到戏中就靠戏剧演员的本事了。有些演员十分敬业,在演悲情戏时自己也会哭的涕泗横流,甚至在哭的时候也不忘维持人物人设,或是哭的没有形象,或是哭的隐忍,这都是要看人物本身性格的。我时常就被这样走心的演员带入剧情中,在台下哭的不能自已,这事儿我奶奶现在还会拿来笑话我。她以为我不知道,她自己有时也会躲在黑暗中我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抹眼泪。

再大一些后,我对莆仙戏有了更为准确的认知。原来莆仙戏在2006年5月20日那天,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身为一个莆田人,我是真真儿因此而感到十分的骄傲。

接下来,我给大家科普一下莆仙戏吧。

莆仙戏原名兴化戏,因宋代莆田设置兴化军,元代设兴化路,明、清时设兴化府而得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改称莆仙戏。 

南宋时期,在宋杂剧的影响下,福建莆田、仙游一带出现了将歌舞念白综合起来搬演故事的兴化杂剧。

明清时期,是莆仙戏发展、繁荣的时期。明朝莆田文人姚旅在《露书》卷八《风篇》中记载了莆仙戏使用的特殊乐器笛管:“以葭芦为之。莆中谓之芦笛。然亦莆中多此,岂余所见未广耶?”演员的冠饰也很有特色:“弁如帧,但当耳有两手抹耳。余少时于戏场见之,犹有吉祥之意。”长乐人谢肇涮在《五杂俎》卷十二“物部四”中记日:“莆田多善鼓琴。而多操闽音。”这些诗词都表明了莆仙戏在明清时期的繁荣。 

清末,京剧与闽剧的传人对莆仙戏产生了很大影响。莆仙戏不但搬演了《伐子都》《挑滑车》等武戏,还排演了一批像《林则徐禁烟》《红顶扫马路这样的时装》新戏。行当角色在最初仅有生、旦、靓妆即净)、末、丑、贴的基础上.增加了副生、四旦、副靓妆、五旦角色。莆仙、仙游两县共有150余个莆仙戏班,可谓是演者芸芸,观者众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莆仙戏成立了专业剧团,陆续改编上演了《春草闯堂》《状元与乞丐》等传统剧目。 

1954年,兴化戏正式改称莆仙戏。莆仙戏大部分戏班还保持宋代做场的“锣、鼓、吹”传统,乐队只有司锣、司鼓、司吹三人。  

截至1961年止,计征集、收购莆仙戏传统剧目五千多个,演出手抄本八千多册。  

1963年后所有莆仙戏传统剧目遭到禁演,文化大革命爆发以后,莆仙两县长期征集、收购的五千多个剧目资料,八千多册演出手抄本全部被造反派送进造纸厂化浆。所幸的是省文化厅戏剧研究所曾拨专款雇人依样重抄复制,事前收藏省文化厅戏剧研究所资料室,使珍贵的莆仙戏文化遗产得以保存。 

20世纪80年代,中国福建涌现了郑怀兴、周长赋、王顺镇、姚清水等一批有一定影响力的剧作家群。他们创作了大量优秀剧目,特别是新编历史剧,在福建乃至全中国都独树一帜,被专家称为闽派戏剧。

莆仙戏拥有十分久远的历史,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许多十分宝贵的文化也被保留了下来,现如今,为了传播这些宝贵的文化,市级电视台专门推出了一个栏目每天都放映不同的莆仙戏表演剧目,我们这些年轻人在家时也可以打开电视与家中长辈一起看看戏,岂不妙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话说大莆田 » 那些你不知道的莆田文化——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莆仙戏
分享到: 更多 (0)

话说大莆田,解锁那些你不知道的莆田

联系我们